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少女被虐飼育記2
美少女被虐飼育記2

? ? 三、淫欲教師、淫亂美少女

? ?

當江津仁回到家中,他見到自己的睡房已經變成了一個淫亂的樂園。在巨型的睡床上,自己的妻子正在和自己女兒的戀人全裸地緊抱在一起。

“啊,是你,歡迎回來!”

麗華張開濕濡的唇,好像甚麽事也沒有發生似的說著。

津仁卻沒有向妻子發怒的能耐,只有連衣服也不更換便自己走出睡房。

“等一等!甚麽事哦,作爲奴隸竟一臉不快的樣子,快脫下衣服往這邊來幫我清理一下!”

津仁肩部一震,停下了腳步。對於麗華想作出甚麽要求,津仁自己最清楚。

當想到接下來將要受到甚麽屈辱,便令他幾乎想當場暈倒。

“快一點!難道你敢不聽我的命令嗎?快以奴隸的姿態往我這里來!”

麗華以強硬的語氣命令著,而旁邊的俊彥也一邊撫揉著她的乳房,一邊以充滿惡意的表情向津仁微笑著。

津仁無言地把衣服脫下,在妻子之前受甚麽虐待也好,但在第三者的眼前,尤其對方是一個非常年青的少年,實在是殘酷的恥辱。

“好,在這里仰在床上!”

津仁只有照著做,然后麗華便在他的面孔上方跨開只腿,只見她的股間已被剛才無限的性交所溢出的淫蜜完全覆蓋,甚至連屁穴也是濕濡的。

而那粘液再加上少年青臭的精液,令她的下體發出了強烈的異臭。

麗華便把腰一沈,坐落津仁的臉上。

“呒……唔……”

“好好地舔,把那里清理乾淨吧!”

之前也曾試過被強迫吞下和麗華一夜風流的男人的精液,但畢竟那是個完全陌生的人;然而今次那些精液的主人便在面前看著,這更令屈辱又更加添一層。

可是在麗華高壓的命令下,津仁卻沒有反抗之途。他只有一邊用舌頭清理著妻子的下陰,一邊在心中淒苦的淌著淚。

“小姐,你在干甚麽?”

這時在隔鄰小奈的房間,莉莎沒有拍門便私自走進去,卻見到小奈的右手正伸入了自己的裙下。

“討厭,小姐你在自慰啊?”

小奈立刻連耳根也紅了,便如莉莎所說,在這里一直聽著鄰房的麗華和俊彥在胡天胡帝時的聲音,令她自己的心中也産生了一股熱意,再加上剛解開了束縛了她幾天的貞操帶,那種解放感也幫了一把,令小奈不自覺地把手伸到跨下。

“把裙卷起!”

“想、想干甚麽?”

小奈看見莉莎的手中拿著一支小綿棒。

“我來幫一幫你啊!不過太太說還不可以弄你的肉洞,那我惟有先弄弄另一個洞吧!”

連逃避的余瑕也沒有,棉棒猛地刺在細小的尿道口上。

“啊啊!……求求你、停手!停手啊!……”

綿棒刺入了尿道中,更帶點亂暴地搖動著。劇烈的疼痛夾雜尿意的催起,令小奈的頭搖得發也亂了地泣叫著。

“說甚麽啊,不是很舒服嗎!”

但是莉莎對她的哀求置諸不理,一邊在她的尿道中抽插著綿棒一邊在吻著她的唇。

“喔唔!……呒呼……”

在尿道被刺激同時舌頭也被對方吸啜著,令小奈身體顛動地不住在喘息。

極強的刺激、加上咀唇上濕暖的感觸,令她剛才在自慰時産生的官能之火燃燒得更烈,莉莎濃厚的體臭也有如催情劑般助長著她的感覺。(啊啊……好、好像……要丟了……)

小奈正臨近高潮的一瞬,莉莎的唇卻突然離開了她,同時也把下面的棉棒一下子抽出來!

“啊呀!”

尿道一下子失去了異物,令那張開了的穴不能一下子立刻關上。

“不要!!……”

充滿膀胱中約尿液,隨著小奈的悲鳴開始向外流出來。

但排尿的恥辱卻沒有淋息將近高潮的欲火,反而更幫了一把,令小奈全身都在震抖,然后便整個人軟倒下來。

“竟在撒尿的同時丟了?真有趣!非得向太太報告不可,跟我來!”

“啊!莉莎,等等、等等哦!……”

小奈的手腕被捉著,強拉著她往預備好了晚飯的飯廳走去,這時她的股間仍然在滴著黃色的水滴。

來到飯廳,麗華和俊彥已坐了在那里,同時津仁則跪坐在麗華腳旁,只手扭向后而被手枷扣著。

聽到莉莎的報告,麗華只眼發光地道:“想不到女兒和爸爸一樣的不知廉恥!

爸爸用舌幫我清理交合后的汙物,而女兒更在自慰中失禁而是到高潮!“

父女二人都羞恥得別開臉不敢面對對方。

“現在是晚飯時間,但你下面仍在滴著尿,那樣臭臭的叫人怎有胃口吃飯!

快過來,讓我幫你抹一下!“

小奈像一個將步向刑場的死囚般,以絕望的步伐走向麗華的所在。

“討厭,連裙子也濕了,真汙穢呢!快點脫下來吧!

但小奈正穿著的是一件頭的連身裙,而且她最近一直被禁止穿內衣褲,所以一旦脫下了裙子便立刻變成全裸狀態了。

脫下了裙子后,更強烈地感到俊彥淫邪的目光直射向自己的身體,令她渾身不住顫抖。畢竟在數天前仍是純白如紙的小奈,就是在經過了幾天恥辱無限的調教(肛門插、人前裸身、失禁……)后,仍未失去矜持之心。

“把只腳打開!”

嚴厲的命令下,小奈咬著唇慢慢把只腿張開。“好,現在便幫你抹乾淨吧!”

麗華一邊淫蕩地笑著,同時拿起桌上一塊麵包潛入她的股間。“咕!”

敏感的陰脣觸及麵包的瞬間,小奈小巧的身體猛烈一震。

“不要亂動!”麗華泠酷地命令道,然后用麵包輕擦著她的下陰。

“咕啊……不、不行!……”

強烈們刺激令小奈震著身泣叫起來。過敏的粘膜被麵包磨得又痛又麻。

“看,乾淨了吧?”

“嗚……”

“津仁,這是你今晚的晚餐!”

說罷,她竟把才剛抹完小奈的下體的麵包抛在旁邊的津仁面前!

“怎樣?不吃嗎?那小奈的處女身怎樣也沒所謂了?可能我會帶她去讓橋底的露宿者輪奸,又或者找只狼狗來奸了她如何?”

津仁爲了疼愛的女兒,不得不在麗華殘酷的威脅下徹底服從。

“爸!不要吃!求求你……”

可是,津仁仍不理會的獨自吃著那沾了女兒的尿和淫蜜的麵包。

“小奈,你坐在這里!”

麗華指著旁邊的椅子,只見在那張椅上的中央竟放了一支朝天而立的巨大肛門插。

“但、但是……”小奈看到椅子上可怕的奸具,不禁連面也青了。那支好像牛奶瓶般粗的異物,怎可能插得入肛門內?

“看來的確有點勉強。莉莎,幫幫她!”

莉莎在麗華指示后,在桌上乘牛油的容器內用手指沾滿了牛油,然后走往小奈的身后。

“啊!莉莎……”

莉莎把手指上的一大堆牛油,塗在肛門口和里面的腸壁上。

“好,可以了,小姐。”

莉莎塗完潤滑油后,小奈只好乖乖地坐下在那張放了巨大肛門插的椅子上。

“咕!……”

因爲牛油的緣故,令前端較細的部份順利滑了入去,可是最粗的部份卻好像要撕裂括約肌般,頂住了進不了去。

“別磨蹭了,太太會不高興哦!”莉莎把手放在小奈肩膊上,然后大力向下一壓!

“咕哇!!啊、呀呀呀!!……”

悽厲的慘叫下,小奈只感到一陣如要把自己撕開的痛楚,令她幾乎立刻暈厥;但是定過神來后,她發現自己終於成功坐在椅子上。

“哈哈,不是順利入了去嗎!新玩具的感覺如何?站起身讓我看看!”

“嗚嗚……”

小奈一邊淒苦地呻吟,一邊站起身來緩緩向麗華走去。每走一步都感到骨盤在撕痛,火炙般的感覺由肛門直沖上大腦,大粒的眼淚制止不了地滾出來。

“走上桌子上,躺在上面,只手抱著膝!”

小奈啜泣著登上桌子,依從吩咐地去做。

“很好的姿勢呢,小姐!”

莉莎替小奈的四肢穿上革枷,然后把附著的鎖煉綁好在桌子的四只腳上。

“不要……很辛苦……”

小奈停止不了的在嗚咽著,好像被人解剖般的羞恥姿勢下,她已經完全不能動彈。

“對了,莉莎,拿針線來。”

“是,太太。”莉莎也好像有點不明所意的,拿來了一包裁鏠用具。

“小奈,由今天起你不用再穿貞操帶了,但取而代之……”

小奈以驚怯的眼神望著麗華手上的針線。

“甚麽……你想干甚麽?……咿!!”

麗華的手放上小奈的下體,然后皮膚突然爆發出一陣非常可怕的痛楚,令小奈幾欲立刻皆倒;可是,痛楚一浪接一浪地來,令她每次幾乎昏倒前又被下一浪的痛楚弄醒。

“咔呀呀呀呀呀!!!!”

一針接一針,連著針上的線一次又一次穿過下陰的媚肉,麗華竟在把她的小陰唇縫合起來!

“呀咖!嗚哇!!”

小奈感到有生以來最大的恐怖,被剝奪了自由的手腳絕望地掙紮著,手指也向著虛空一抓一抓的。

“這便完成了!”

麗華滿意地微笑著,只見少女那仍是處女地的洞穴,已經被針線完全封住了。

“那麽便不怕你在自慰時無意中弄破處女膜,也全你無法私自和俊彥做愛了!”

麗華奸笑著對俊彥道:“你便暫時用她的屁穴來享樂吧,至於她的處女身,我已想好了一個最殘酷的方法去令她失身,直到那時爲止你便忍耐一下吧,嘻嘻嘻……”

“林老師,你喜歡B 班的江小奈吧?”

“甚、甚麽?”

聽到俊彥的話,音樂教師林森愕然地道。

“不用介意哦,我見你在授課中經常有意無意在偷望她呢!”

“別、別說傻話!”

林老師雖然一臉正直的樣子,但俊彥卻很清楚他的真性格,因爲在一次他曾偶然在成人影碟店中,見到對方在買美少女爲主角的成人影碟,而且還是SM的。

“老師,偷偷告訴你,其實那個江小奈是個暴露狂和被虐狂哦!”

“甚、甚麽?”

林老師的驚愕是理所當然的,那個在年級中幾乎無人不曉的美少女,一臉純潔無垢的品學兼優生,無論怎樣看也是和變態的性事無緣的。

“我知道老師你會不相信。今天放學后,我帶你去親自看看……”

“俊彥同學,你在那里?”

下課后,林老師依約來到禮堂后面的雜物房前,卻不見約他來的俊彥。林老師決定自己先進去雜物房中再算。

但一進去后,林老師便聽到里面好像有些奇怪的聲音,他連忙走往里面放著大型舞台佈景的后方察看。

“啊!江、江小奈……”

那里正有個人在,是林老師憧憬已久的小奈。

而且,小奈的下半身在薄暗的空間中,竟然完全赤裸。看到此情景的林老師,實在是驚愕得無法說出話。

“你、你在這里干甚麽?”

小奈的腳邊放著脫了下來的校裙,但上半身卻仍然穿著校服。

小奈卻一直沈默不語,難堪的靜寂包圍著一對師生,四周靜得甚至連對方的心跳聲也可以聽得見。

林老師實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可是校園中的首席美少女便在眼前,而且還露出了下半身,這已足以令林老師唇乾舌燥,下身的肉棒也自然反應地充血勃起。

“老師……你喜歡我嗎?”終於小奈打破了寂靜。直接的質問,令林老師一時之間不知應該如何反應。

“可是,在你看到我真正的面目后是否仍然會喜歡我?”

說罷,小奈轉身背對對方,然后稍爲向前屈身,令屁股向后聳出。

“喔?”

稍爲用手分開只丘,林老師驚訝地見到小奈的屁穴內竟埋入了一件異物。

“咕!……”

小奈稍爲把異物向外拉,同時口中發出了辛苦的低吟。肛門的周圍也異樣地隆起來。

“這是!……”

當林老師看到那件屁穴中的異物竟然像個牛奶瓶般粗,他的驚訝實在到了極點。他自己本身也對SM有興趣,所以多少也知道肛門插這種性具,可是卻從未想過竟有這樣大的肛門插,究竟那東西怎可能插入那小巧的屁穴之內?

而且還是一個如此柔弱可愛的美少女,那樣纖巧的細腰中的骨盤,一定也被這東西強行擴闊了吧。

小奈在悲鳴不住下,終於把最粗的部份也拉了出來,令整只肛門插露出了全貌。

“嗄嗄……”

小奈用手拿著被茶色的排泄物汙染了的肛門奸具,暢快地舒了一口氣。被極粗的異物所迫開的肛門仍在開大著口,似乎那括約肌已經快要失去了收縮的彈性。

“老師……我……很喜歡被人侵犯后面的穴哦……”

小奈以既羞恥但又帶著媚態的聲音如此說。林老師看著那向外翻出了少許的赤紅色肛門肉璧,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午休時每天也被俊彥同學的寶貝插入去哦……老師,你也會和我一起樂一下嗎……雖然可能會沾上糞便,但之后我會用舌頭幫你清理的……”

小奈以鼻音般的甘美聲音催促著,林老師好像著了魔般,只懂得大力在點著頭。“老師,快一點!”

有如惡魔的誘惑,林老師不自覺間已經拉下子褲子,只見里面的肉棒已經凶狠地勃起來。

他只手抓著小奈的屁股,腰部向前一送。

“啊啊……入、入來了!……”

逸物插入的瞬間,小奈的表情稍爲一歪。已完全開發的屁穴很順利地吞下了整根肉棒。

“咕……”

可是在直腸之內的肉壁卻仍然是十分緊窄,溫軟的肉層緊緊地包夾著小弟弟,令林老師差一點便忍不住要早泄出來。

林老師定下神后,只手滑入了校服內換著小奈的柔肌,那16歲的清純少女的嫰肉,和他一向嚐慣的妓女簡直有天淵之別,嬌小而好像柔軟得要溶在掌心中的乳房,上面的突起也像小女孩般小巧,但她的幼嫩卻更加煽動起林老師淫虐的本性。

一只手擔著乳房,另一只手也隨即伸向下方,越過了平滑的小腹,到了有如絹般的柔毛覆蓋的地方。

到達了米粒般的陰核時,小奈惱亂地低吟了一聲,同時直腸也自然反應地一陣收縮,令里面的肉棒被夾得更加過瘾。“嗯?”

當手指再向下到達花弁上時,林老師摸到了一些異樣的東西。

“嗚!……”

似乎花弁好像被甚麽封住打不開來?但現在可理不了這麽多,屁穴中的沖刺已停不下來。

“不要停!……繼續用力插、插我的屁穴!……”

究竟小奈的身體發生了甚麽事?林老師完全不能理解,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便只有照她所說繼續干她的后面干到底。

“呵啊!……嗚嗚……啊呀呀!”

肉棒更加倍用力地在抽插,小奈頭發也亂了的以嬌美的聲音大叫著,想也想不到的狂亂癡態令人入迷,而洞內緊窄的程度也令人側目。

“小、小奈……”

“啊、出來了!啊呀嗚!……”

直腸內射出燙熱的吐液的一瞬,小奈的臉上夾雜在苦痛和快感兩種表情之間。

當射精告一段落,林老師把肉棒拔出來后,便穿好褲子獨自離去。

“呵呵,似乎很盡興了呢!”

俊彥這時才陰笑著從暗處步出來。

“……”

小奈沈默著不語,只以淫悅和羞恥交錯的眼神含恨地望著他。林老師一副淫猥的中年漢外表,小奈對他根本一點也沒有好感,她只是完全依著俊彥的命令行事而已。

“本來還在說著討厭,但剛才見你和他不是干得很興奮嗎?還在浪叫著叫他插大力點呢!”

小奈無言以對,的確她自己也奇怪剛才爲何竟會有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爲正身處在有可能隨時有人來的校園一角,被老師侵犯肛門,這種事反而煽動起一種背德和異常的興奮?

“但是老師走得這麽快,真是可情呢,其實你還想要舔一舔這東西吧?”

說著,俊彥已脫下了褲子。剛才一直看著小奈和林老師肛交,他的肉棒已經進入了臨戰狀態。“好,便給你舔吧。啊,不過,在那之前先脫光光,以奴隸的姿態來奉侍我!”

小奈依舊一言不發的,把上半身的校服脫下,然后跪坐在俊彥腳邊,用臉額輕擦著他巨大的逸物。

(啊啊……我真的像個奴隸一樣……)

還不過在一星期前,俊彥還是個溫柔而深深喜歡她的人,但現在卻已完全變成了她的支配者。

這樣的單方面服從對方的命令,好像成爲了俊彥的一件擁有物的心情,雖然是很悲哀,但自己也好像已沈溺在其中一樣。

然后現在,在一個不知道甚麽時候會有人入來的場所中,全裸地奉侍著俊彥的肉棒,那種背德的興奮已再壓抑不了。

小奈用手輕撫著下體的陰核和插入了自己尿道內的綿棒同時,好像要吞下去般深深地含著俊彥的逸物。那支和俊彥有點女性化的風貌不相配的巨物,頂得小奈幾乎想要嘔吐,那樣的淒苦煽動起倒錯的官能感覺,小奈在咀邊溢著從胃部升上來的帶酸味的液汁同時,反覆地進行著龜頭和喉嚨磨擦著的淒絕的口舌奉侍。

“咕……”

小奈不理會那幾乎窒息的感覺,只一心一意地把怒張的東西吞入去,把自己的口部發揮出好像性器般的作用。

“小、小奈……”

俊彥揪著小奈的頭發把肉棒由她口中抽出來,然后白濁的樹液猛烈地激射在小奈的臉上。

“啊啊……俊彥……”

溫熱的汁液在臉上滴落的感覺,令小奈一臉恍惚的狀態,然后伸出舌頭輕輕舔著俊彥的龜頭剩下的白液。

從此開始的小奈,有時和俊彥,有時則和林老師,這倒錯的關系一直在變本加厲。

校服裙也穿上了極短型,平時站著時幾乎連屁股也遮不住,而因爲她一直被禁穿內褲,所以連大步點走也不可以,令每一天的上學都好像在對她進行著羞恥調放一樣。

隨此之外肛門也如常地長駐著一支極粗大的擴張具,尿道也長插著綿棒,令她每步一步路都感到兩個排泄穴産生激烈的刺激,甚至有時更差點便昏倒在走廊上。

但是最要命的還是性器的封印,令她無論全身上下受到多少的性刺激,都不能使用那最重要的部份。必要時只有用手愛撫陰核和尿道棒來自慰。

當然,這個學園偶像的舉止行爲發生了如此大的劇變,不可能周圍的人會發現不到。漸漸,所有同學都開始對她疏遠,見她如見怪物般避之則吉。

“喂,美香,今天放學后有空嗎?”

“嗯?……”

聽到俊彥的說話,嬌少的女生先是露出一臉驚訝表情,然后立刻點了點頭。

谷美香一直對俊彥有好感,但她也知道他和江小奈是一對,所以不得不放棄。

因爲雖然自己的外表也不差,但還是不能和小奈相比,更何況對方是富有人家的千金,在氣質、舉止各方面更是自己不可能只得上。

但現在俊彥卻突然邀約自己,這自然令她頗爲訝異。

(那小奈最近有點怪,好像變了個暴露狂似的,究竟俊彥現在會如何看她?)

放學后立刻回到家中換衣服,望著鏡中的自己——帶點惡作劇般的靈動眼睛、稍高的鼻子、濕潤的紅脣、比其他同學發達的胸脯……美香心想,自己還是應該有一定的魅力的吧。

依約在四時半來到附近的公園,在門口見到一個背著夕陽的高大身影,美香很快便認出了那正是俊彥。

“俊彥!”

“美香,你來了呢。”

俊彥看見經過悉心打扮的美香,眼神中也不禁露出一點驚訝。感覺到他的想法,美香也高興地小跑步迎上去。

“我們走吧……”

俊彥伸出了手,美香也自然地握著了,從手心傳來的暖意,令她的心中不其然産生高鳴的鼓動。

入冬的季節,位於山丘上的位置的公園,環境實在十分舒適,太陽漸漸西沈,而公園中的人影也漸漸減少。

“冷嗎?”

今天的氣溫日間大約十二、三度,在太陽西斜后相信已下降至十度以下。

“不……”

其實是有點冷的,但和俊彥在一起好像戀人般漫步,令她心中鼓動不已而充滿了暖意。

人走了半小時后,來到了在一個角落的一張可以看見海岸的長椅,俊彥緩緩坐了下來,當然美香也立即高興地在他身邊坐下。

“美香,我……”

俊彥突然直視著美香的眼,猶豫地說著。

“甚、甚麽事?”

好像有些特別的預感般,美香的心髒強烈的跳動著。

“美香,我對你……”

“甚……喔!”

俊彥的唇突然輕吻在她的唇上,美香立時整個人一下弓直,腦海中一片發白。

已不知夢想過多少遍,和學校的首席美少年擁吻的情境,想不到會在此刻成真。

二人的咀一相接便一直粘著不放,俊彥的舌更伸入了她的口腔,令她整個人也軟了下來。

“我喜歡……美香……”

“啊啊……俊彥……”

(太好了!是做夢也好,總之不要醒過來!)

“俊彥,我也是……一直、一直在喜歡著你……”

美香本來也是個熱情主動的人,之前因爲以爲自己沒機會勝過小奈,所以一直也沒有告白,但現在已再無顧慮,可以把自己心中隱藏已久的熱情完全無保留地釋放出來。

“太好了……”

俊彥把手放在美香胸脯的位置上,她立刻眉頭一皺,發出了羞恥的喘息。

(嗚……有感覺了……)

他的手更進一步,在毛衣下潛入,越過胸圍撫摸在豐滿的乳房上。

“喔嗚……好羞喔……”

見到俊彥一臉的溫柔,令美香稍爲安心一點,於是便把身體放松下來交託給俊彥去處理。

膨脹的頂點上突起了變硬的肉粒,喘息聲也變得更加興奮。(喔,不行……

啊啊,但是……)

另一只手已伸入裙裾之內,指尖沿著大腿內側掃向上,來到了內褲的中央位置。

指尖在私處遊動的感覺,令背筋也伸直,頭之中閃著白光,更感覺到自己的下體似乎湧出了一陣蜜泉。

而美香的手也本能地伸到俊彥的股間。(啊、厲害!俊彥的東西……竟這麽大!)

雖然有點怕,但想到這是代表了俊彥因爲自己的魅力而興奮,卻也令美香又驚又喜。

而俊彥的手更已拉著內褲的邊緣,向下拉低了一點。“啊喔……俊彥,不行…”

“我喜歡你,美香……”

“喔喔……”

指尖在掃弄著恥毛,兩人的唇再次緊貼著,上面的口和下面的口一起發出了濕濡的聲音,令美香的意識中已經忘記了這里是甚麽地方,只是沈醉於俊彥的擁抱中。

(俊彥?……)

幪隴的意識中,美香突然感到俊彥離開了自己的身體。“啊,俊彥!”

張開眼一看,只見俊彥正俯下身來,把頭埋在她的大腿間!

“不要,俊彥,太汙穢了……”

“美香的東西,不會汙穢哦!”

俊彥說完便吻在美香的三角地帶,毛叢和咀唇的接觸,好像有一股電流穿過了身體,令美香喘聲更高,上半身也在扭動著。

俊彥輕柔的吻如雨點般降下,手指稍爲打開下面的唇片,立刻溢出了一陣甘酸的蜜汁出來,然后他便伸出舌頭輕嚐著。

(啊,下面已濕淋淋的,好羞!)

美香用牙咬著下唇,她知道自己下體的味道頗爲強烈,不知俊彥會不會介意?

但只見他卻毫不猶豫地,繼續吻在自己的花唇上,令她安心了下來。

於是她便閉上了眼,享受著俊彥的柔情,享受著一陣快感把自己完全的包圍。

終於下體的吻告一段落,俊彥站起了身來,拉下了自己的褲煉。

“美香,可以嗎?”

“嗯……”

俊彥把龜頭在花弁上輕擦著,美香咬著唇,緊張地期待著那一刻的來臨。“喔!!”

龜頭終於插入了花弁之內,美香立時感到了少許痛楚。

“啊啊……”

俊彥特大的陽具令美香的身體不住顫抖著,可是痛楚很快便變換成快感,令美香感到全身每一個細胞都沐浴在興奮之中。

“啊啊、俊彥!”

“美、美香!!”

隨著俊彥的腰的活動,美香啜泣中邁向高潮,全身也産生了一陣陣甘美的痙攣。

“啊!……呀呀……出來了!!……”

隨著熱液的激射,美香整個人都被目眩的歡喜之光所包圍。

“俊彥……你和我做這種事,那小奈同學……”

夜幕低垂,二人緊擁著好長的一段時間后緩緩分開。然后,美香終於鼓起了勇氣問出她心中最大的疑問。

“那個變態女,難道你認爲我對她仍存有幻想嗎?”

聽到俊彥貶低小奈的說話,美香不禁又驚又喜。

“但是……小奈同學爲甚麽會變成這樣的?”

那暴露狂般的校服、心不在焉的上課態度、聽說還在課室中自慰……和不久之前那個品學兼優生、校園中的聖少女簡直像完全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都是我不好……”

俊彥說出了令美香目定口呆的話:小奈原來是天生的色情狂,更有被虐的嗜好,雖然自己努力想改變她,但她卻竟愛上自己父親,更迫繼母和女傭和她一起玩變態的性遊戲。她喜歡飲尿和精液,尤其是喜歡父親排出的東西。而平時上學都在肛門和尿道插入異物來自虐,更不時在課堂中忍不住而自慰……

只聽得美香全身發抖,心中升起了對小奈猛烈的怒意、輕蔑和反感。

“太過份……她太過份了……”

“算了,我有了你已經太好了,其他甚麽也沒所謂。”

“謝謝……夜了,我們走吧。”

“嗯,但在那之前,先清理一下……”

美香這才發覺自己的下體、裙子和內褲都沾上了精液,連忙拿出一包紙巾。

“不用了,過來這邊。”

“去那里?”

俊彥沒有回答,只站起身來向椅子之后走去,美香一臉疑惑地站起來跟著他。

“俊彥?”

俊彥走到后方一個小樹叢中,在某裸樹前停下來,美香接著來到,一見到眼前的景象立時驚愕不已。

“小……小奈!”

正是小奈,全身一絲不挂的她,頸部戴上了犬用的頸圈,繫在一棟枯木的干上,在水銀燈照耀下白色的裸身,令人懷疑這究竟是不是現實的情景。

“有乖乖的在等吧?”

俊彥的詢問下,全裸的牝犬少女悲哀地點了點頭。

“啊啊……啊……”

在十度以下的寒風中,小奈已經冷得血液也像要凝固,顫抖的咀唇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有牙關在格格作響地,以乞求慈悲的眼神望向俊彥。

原來俊彥在和美香約好的時間之前已先帶了小奈來公園,把她脫個清光。

其實在最近兩天,她和父親津仁在家中時已完全不準穿上衣服,經常只戴著頸圈,間中更被帶出庭園中“散步”,簡直已被當成犬只般飼養。但是在隨時有人走過的公園中一絲不挂,對小奈來說仍是很殘酷的事,她只有不停在向俊彥哭泣和求饒。

但求饒也只是徒然,雖然手腳並沒有被束縛,但全身一絲不挂的她到底也逃跑不了,只有一個人瑟縮在寒風中等待俊彥回來。

在看到俊彥和美香交合時,她簡直心中如要瀝血,可是自己卻完全無法可以阻止。

無論遇到怎樣殘忍的對待,她依然沒有舍棄對俊彥的愛。她也相信著,俊彥對她日益增強的虐待行爲,其實是俊彥對她的愛的表現。“今天其實也是她要求我這樣對她,否則她便會不高興呢!”

可是,俊彥卻仍想更加貶低她,更把自己的逸物遞到她的鼻尖前。

“喂,舔吧?是染上了美香的味道的肉腸哦,你很想吃的,對吧!”

眼前的陽物,前端沾上了白濁、粘液和血絲的混合物。

“啊啊!……”

嗅到了男女的體液的混合物的氣味,小奈把頭轉橫悲哀地泣叫著,但最后仍不得不把咀張開,可是張開的咀卻不停在顫抖著。

“怎樣了?不想吃嗎?”

“啊啊……”

小奈以一對淚眼可憐地望向俊彥,但最終仍不得不服從他的命令。

“咦,怎麽有陣臭味?”

俊彥突然眉頭一皺,原來已冷得入心入肺的小奈,竟忍不住而失禁了,在地上的一灘尿中升起了一陣尿臭味。

“竟在這里小解?啊,不過說起來我自己也剛好尿急呢,張開口!”

小奈抬起了頭,只見在面前的龜頭的口一張,已開始射出黃色的汙水!

“啊!叭叭……啊啊……”

小奈慌忙張開口去迎接撲面而來的尿柱,但也接不下全部,其中一部份更沿著頸項直流下乳房,以至下面的私處。

本來冷得僵了的肉體感覺到尿液的溫熱,令小奈的精神也進入了恍惚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