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浪荡皇帝歪传序章-第一章
浪荡皇帝歪传序章-第一章

 序章
嵩山少林寺
这天,嵩山少林寺的小和尚们如往日一样聚集在一起,聊着娱乐八卦,吹着
明星美女。(要知道,现在的和尚还是可以结婚成家的,还能拿工资。当个和尚
不容易,起码得要大学本科学歷)
小和尚们正聊到酣处,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原本明亮的天空被黑云笼
罩,就连整个嵩山,也在微微颤抖。和尚们不明所以,只道是发生了地震。震动
持续了五分钟之后,一切又恢復如初,宛若梦境一般,似乎之前的异常沒发生过
一样。小和尚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才进寺不久,一阵惊奇之后,便又去
聊他们的八卦去了。
嵩山少林寺平静的太久了,一些老辈的高僧也纷纷圆寂,危机意识也开始被
和尚们抛之脑后。大概只有藏经阁的角落里才有那寥寥几个字记录着:嵩山少林
寺之下可能镇压个大魔头。
小和尚们哪里会知道,就在刚才的几分钟内,地震的始作俑者——一股阴邪
的黑气从嵩山地底深处冒出,在山林里横冲直撞,正好迎面碰上了恰巧来嵩山游
玩的萧若。那股黑气刚刚突破嵩山的禁制,刚要找个地方恢復实力,此时正是它
实力最弱的时候,施法期间碰不得生人,因为人在头顶和两个肩膀之上有三把火,
最是鬼魂畏惧的一种火,一般的鬼魂近不了身。这魔头实力大跌,又碰上了不明
觉厉的萧若,顿时又惊又怒,眼看自己的身体在那人火下即将焚烧殆盡,不得不
拼劲全力发动了自己的逃命技能——扭曲虚空。空中突然多出了一个黑色的大洞,
里面像有着庞大的吸力,将魔头从萧若身边吸走,紧接着,又把早已昏死过去的
萧若也一併吸了进去。
「哼,这个凡人真可恶,竟然险些要了本座的老命……本座要是不报復你,
岂能对得起本座几千年的修行……咳……咳,」黑气似乎非常虚弱,「还是先找
个地方养伤吧,这小子又跑不掉,等本座回復了实力就把他练成魔傀……咳……
咳。」
魔头把萧若丢在嵩山,开始搜索疗伤的地方。「咦,这地方竟然还有龙脉,
本座真是捡到了……咳」那魔头飞到了皇宫,潜入皇宫地下,沒想到这里竟然还
別有洞天,就在皇宫的龙榻下,还有个可以藏身的地宫,大喜之下,飞到龙脉旁
开始吸收龙气滋养魔体,暂且不表。
再说那萧若作为一个来自21世纪的穿越人士,萧若觉得自己很成功。莫名
其妙的来到这古代的异世界,竟然还能碰上这个时代的皇帝,更为离奇的是,这
个皇帝竟然还跟自己长得一毛一样。
那皇帝看到另一个「自己」,也是十分欣喜,又被萧若的花言巧语忽悠,在
手机的诱惑下把萧若带在了身边。这皇帝也是贪玩,以为找个替身替自己坐镇皇
宫自己还不逍遥自在再也不用被那班大臣逼迫着上朝啥的了。再加上太监阴空海
在旁边吹风,就把萧若领回了宫中。哪晓得才几天刚过,这皇帝便因奸杀江湖人
士的妻子而被江湖人潜入宫中刺杀,萧若情知皇上已死,自己也决计活不了,于
是壮大胆子,开始了假冒皇帝之路,全天下,只有阴空海知道假皇帝的真实身份。
萧若是一个无神论者,他不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诡异的妖魔鬼怪之类的事。
要说他遇到的最邪门的事,就数他游玩嵩山时候天地异动把自己带来了这异界。
萧若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他不知道他的到来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也不知
道这个世界的轨迹已经开始倾斜,而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也开始慢慢的浮现,
而萧若被大魔头记恨上的事,他自己又怎么知道,当时他还昏迷不醒呢。
半个月过去,萧若在阴空海的帮助下模仿皇帝的生活习惯,渐渐掌握皇上的
权力。那阴空海也不是傻瓜,知道一旦萧若站稳脚跟第一个就是除掉自己。果不
其然,萧若暗中封锁城门防止阴空海潜逃,就要开始杀阴空海永绝后患。
阴空海知道无法从城门逃出,幸亏他服侍之前皇帝的时候整理皇帝文卷的时
候偶然发现了皇宫龙榻下的秘密。那龙榻下的地府,是可以逃路的,通向皇宫之
外的一个神秘地点。这阴空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先帝在打造这地府的时候一是
为了逃路,二是在地下储藏了富可敌国的宝藏,以备东山再起之用。这阴空海趁
萧若不在宫中,找到龙榻上的机关,跳入了这他从来沒到过的地宫。咬了咬牙,
又把地宫的退路封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开始了逃亡和探险之路。然而此时的
阴空海不知道这地宫早已被那魔头佔领,更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等待
着他……
第一章
上文说到阴空海为了逃亡踏入了前途未蔔的地宫,而此时的魔头因吸收了龙
气,实力已经恢復大半,正叹息道:「可惜本座当年被镇压时魔体被毁,这沒有
身体还真是不方便,修炼也受到限制,看来该啥时候去夺舍一具来。」正想着,
从上面忽然掉下个人来,正是那惊魂甫定的阴空海。那阴空海正在适应着黑暗的
环境,突然听到:「本座对抗了一辈子天命,沒想到这次天命竟然这么顺心,想
要个人来就送了个人来,桀桀。」阴空海哪想到这下面竟然还有个「人」,又奈
何下面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只好颤颤巍巍的询问:「你……你是谁?」
「桀桀,BOSS懒沒给我取名字,本座也不知道自己叫啥,不过,桀桀桀,
成为本座的一部分吧!」
阴空海只觉扑面而来一阵凉风,紧接着就有什么东西往自己的脑子里钻,简
直就是被撕扯着的剧痛,几乎就要失去意识。那魔头佔据了阴空海的脑海,就开
始检查这具身体。
「卧槽!你这什么情况!!」那魔头检查这身体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沒
有鸡巴!这也难怪这个魔头,他被镇压了几千年,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太监这种
生物。「要是沒有这玩意岂不是少了太多乐趣!」魔头骂着开始用龙气修復这
「残缺不全」的身体……
殊不知这零件那是这么容易修復的,那东西可是阳气汇聚的地点,重塑起来
难度不小,魔头只好将所有法力灌注到下身,滋养着方寸之地。
也该这魔头命绝,那阴空海虽是个太监,但是跟在这傲娇的小皇帝身边已久,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又是这么喜怒无常的皇帝,心智早被折磨的异常坚定,哪能
这么轻易被魔头消灭。这心智一苏醒,就开始挣扎着想要夺回身体。魔头怎料如
此,大惊之下想要撤回释放在下身的法力来守护本命灵魂,但是下身那处的吸力
竟是如此之强,法力竟然一时收不回来,灵魂孱弱无比的他竟然本命灵魂被阴空
海吸收了一干二净。
「啊……玛德,本座大仇还未报……」但是任由魔头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就这么一点点消失在了世间。可怜这魔头名字还都不知道,(其实真是我懒得起),
竟然死在了这么一个地方。
那阴空海吸收掉了魔头的灵魂,便又昏迷了过去。而此时,下身的魔气和龙
气还交匯在一起,伤疤在癒合,肌肉在重塑。
「唔……」不知过了多久,阴空海缓缓醒来,只觉得四肢百骸无一处不舒爽,
浑身充满力量,脑海中似乎多了许多东西。「这是……」阴空海看了看下身,之
间一个紫黑色的八九寸大东西挂在身下,阳具茎上青筋密佈,鸡蛋大的龟头上的
马眼好似一张一吐的唿吸着空气。一对卵蛋也是硕大无比,里面好像装满了东西
似的,肿胀异常,就想找个地方发洩出来。
阴空海当然知道胯下这东西是啥,记得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这东西就离开
了自己,长大后,虽然有了权势,但总是感觉少了许多乐趣。今日见到这活生生
的大东西,奶奶的要知道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勃起啊……
原本黑暗的地宫再也阻挡不了阴空海的视缐,他的眼睛即使在如此黑的环境
下也能将周围看的一清二楚。阴空海在地宫中走着,开始搜索着脑海里多出的东
西。
良久,阴空海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原来,这就是那魔头的力量吗,萧若
啊萧若,你等着我来报仇吧!」魔头留下的,只有他一身的法力和满脑的仇恨了,
而现在,这些东西都通通转移到了阴空海的身上,「反正跟萧若也有仇,到时候
一起报了就是,现在,就让老子像个男人一样战斗吧,哼哼。」自从有了胯下这
个大武器,这丫称自己为老子越来越有底气了,不好好让它爽爽怎么对得起它呢?
「老子的第一次,怎么也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交了,才不能辜负了它。」
阴空海思索了一会,忽然眼睛一亮,「老子以前跟那个狗皇帝久了,貌似沒那狗
皇帝有隐疾,硬不起来,那赵皇后肯定是个处……玛德,老子忘了,现在这个皇
帝可不一样,说不定这会那赵凤儿已经被破身,那可真是亏大了……」

***********************************
中宫浴室。
一阵阴风挂过,蜡烛的火焰微微扰动,旋即回復如初。
房梁上,慢慢显现出一个微胖的身影,正是那大难未死的阴空海。
阴空海网下望去,顿时双眼再也不想移开。
只见浴室中一个硕大的白玉浴池,水面上满布花瓣,热气蒸腾,烟雾氲氤。
水雾朦胧中,皇后美绝人寰身影宛然在浴池中央,周围侍女们只身着红肚兜,
捧着池中热水往皇后身上淋浇。
只见皇后瀑布似的秀髮在水中轻轻荡漾,如墨玉般黑亮,荧荧水光掩映下,
泛动着诱人的光泽。她樱唇微微含笑,玉露也似的小巧鼻樑,桃腮嫣红,真个清
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高贵出尘,仿佛瑶池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白玉般的
幼嫩肌肤,此刻因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晶莹剔透,水波荡漾间,女体玲珑浮凸
的美妙曲缐引人心头狂震。
阴空海喉咙里咕噜一下,不止不觉长大嘴巴,一滴口水就这么顺着舌头滑下,
滴落在皇后雪白晶莹饱满坚挺的双峰上,又顺着那双峰的嫣红的樱桃滑落,从上
到下抚摸遍了整个乳房,然后缓缓浸入水中。
皇后还以为是宫女不小心把水溅到了自己身上,也沒在意。
梁上的阴空海眼珠一转,他现在可今时不同往日,两手一掐,便有两股气劲
在水中缠绕,还偏偏往赵凤儿雪白修长的大腿的内侧钻。
「嗯……」皇后不知道水中有什么事情,就感觉私密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调
皮的抚摸着。
两边的侍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皇后这声娇软的呻吟,也开始小脸
通红。
「娘娘,皇上真的……真的……不是男人了吗?」一个侍女大着胆子问道。
另一个侍女反驳道:「可是婢子今天看着不太像啊……」
皇后玉脸飞起两朵红云,嗔道:「小蹄子好不知羞,这种话也能说出口的
……」
话还沒说完,便又被娇吟声给打断,原来这是阴空海又加了几分力道,那股
暗劲开始往那幽深芬芳的洞口里钻去。
皇后觉得这种感觉从小到大从来都沒有过,有些羞涩,又有些欢喜。「今天
这是怎么了……唔……嘤。」明明在泡澡啊,可为什么浑身上下沒点力气呢,下
面……下面好痒啊。
挑逗了一会赵凤儿,阴空海就收了手。皇后感到那里终于不在作怪,呻吟声
也渐渐停止。又休息了一会,皇后红着脸站起身来,霎时间春光满室,皇后堪称
完美的一对玉峰上在胴体上傲然的挺立着,雪白似凝脂,莹莹如美玉,完美的圆
形加上尖挺的蓓蕾、配上乳白色的肌肤,更是衬托出粉红色的蓓蕾的美丽……
「回……回宫吧,本宫泡累了想就寝了!」皇后红着脸,强忍着身下的麻痒
离开了浴室。
房梁上的阴空海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因为刚才他用气劲突破入赵凤儿的密处
时,碰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看来这赵凤儿还是个黄花闺女,萧若啊萧若,
你来不及下手我就先拿走了啊。」
中宫凤榻上。
赵凤儿翻来覆去睡不着,下身就像是有火焰一般点燃了自己的全身,有些淡
淡的液体渗了出来。「好奇怪啊,不过……好难受。」想到那不能人道的皇帝,
转而发出一声长长的幽幽的叹息。
这赵凤儿正胡思乱想着,一阵风把蜡烛吹灭,然后紧接着娇躯感到一阵发凉,
欲火也下去了一些,但是身上越来越冷,牙齿也开始打架:「冷……啊,好……
冷」。正说完,自己躺着的地方不在冰冷,就好像身下多盖了好几层被子一样。
「梦吗……」赵凤儿在黑暗里什么都看不见。「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啊!」
原来一双火热的大手压在了自己光滑的肚子上,惹得美人一下打个激灵。那
大手散发出阵阵热量,自己的身子不在寒冷,甚至开始暖洋洋的舒服的深入骨髓,
抑制不住又发出了「嗯……嗯」的呻吟。
那双大手听到了这声呻吟也似乎开始发抖起来,缓缓的上移到那双颤颤巍巍
的双峰上。那手虽然大,但是竟然一手一个难以掌握,这份饱满真是天下难找,
更难得的是这极品美胸竟然配上了她的主人的极品容颜,真是造物主的杰作!
皇后只觉得那双大手摸上了从来沒有被別人抚摸过的酥胸,就像是有电流似
的,划过自己的双峰,流窜到自己的全身。那对大白兔也在这电流的作用下更加
坚挺,上面羞人的两颗樱桃也变得坚硬起来,口里也开始抑制不住的发出娇吟,
下身也慢慢流出水来,两只修长白嫩的美腿也贴在一起慢慢的厮磨起来。
似乎感觉到了这具娇躯的异常,那双大手一只继续留在美妙的兇器上,另一
只缓缓下移开始「开疆拓土」,渐渐的滑到赵凤儿那芳草萋萋的下体。男人凭藉
着超凡的视力,看到那被一片稀疏的毛髮掩盖住的神秘三角区域,那里似乎有些
轻轻的抖动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粘在几根毛发上面,而那毛髮也调皮的,似
乎想掩饰什么似的盖在那粉嫩的蜜穴上。男人看到这几乎沒有任何作用的抵抗,
轻笑了一下,手指开始在那粉嫩的泉水眼处轻轻的揉动,那泉眼好似受了什么激
发,涌出来的水滴也越来越多,皇后的两条美腿的摆动也越来越激烈。
「好舒……服……呀!」
男人沒有放弃对双峰那片宝地的侵袭,虽然撤掉了一只手的进攻,但那双峰
的主人似乎已经放弃了双峰的主权,被那仅剩的一只手佔领、征服。而美人的幽
幽蜜穴,在双峰被征服之后,也似乎坚已经持不住。这是,下身的手指不在满足
于对蜜穴外的挑逗,开始用食指侵入蜜穴一探究竟。身下的美人似乎受了什么重
大打击似的,双腿把那只侵犯的手紧紧夹住,这是一种自保的方式,但是双腿沒
有想到,美人也沒有想到,这样夹紧了那只手,那只手将再难拔出。
赵凤儿此时感觉就像在云端飞翔,好像被天空中的白云轻柔的抚摸身躯,好
像在海中被温柔的海浪拍打一样。皇后两只青葱般的玉手早已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只能在身下抓弄着床单发洩着对被征服的抗拒。皇后再也支撑不住,下身就像尿
尿般有什么东西要喷发出来,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打着摆子,花心深处终于产生了
平生的第一次花液,而那花液沖刷了花心,遇到了蜜穴内挑弄的手指又被堵住,
只能转回头来继续沖刷着花心……反復几次之后才失去了冲击的力道,而那只罪
恶的手,也从那蜜穴内抽出,花液便受着重力的影响从花径中流出,铺满了白嫩
大腿下的床单。而那享受了人生第一次高潮的赵凤儿,也开始从高空中慢慢飘落,
如同被捞出的海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我这是在做梦么?」赵凤儿无力的呢喃着:「不然怎么这么美……」
赵凤儿以为,一定是自己做了春梦。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沐浴
时那般羞耻的空虚,这晚上就能到梦里来发洩。都怪那个废物的皇帝都不曾来临
幸过自己……
似乎为了回应美人儿的疑问,那双大手离开了那美妙的娇躯。皇后似乎有些
不舍,急忙伸出白嫩的柔夷想要抓住那只手。
「老子还沒吃了你呢,怎么会走」阴空海暗想。刚才一番的挑逗他自己也已
经受不了了,胯下的肉棒早已坚硬如铁,磙烫无比。是时候该给自己的小兄弟爽
一爽了。阴空海想着,把手伸了回来,下身反而往前凑了凑,肉棒离下面的娇躯
已是越来越近。就在此时,一直白嫩冰凉的小手正好伸来,正好握上了那八九寸
的巨大肉棒。
「呀!……这是什么东西!」皇后何曾见过那男人的巨大肉棒,更不曾摸过,
本来想拉住男人的手不让他走,竟摸上了一个火热的棍子,就像被烫伤似的立刻
把手弹了回来。「好烫啊,这棍子!」
阴空海阴阴一笑,那只小手虽然缩了回去,但是他一个虎扑,就把身下的美
人死死压在身下,火热的大肉棍也顶在赵凤儿的光滑白嫩的肚子上,更把那原本
平坦的肚皮顶出了一个凹痕。这一扑之下,只听皇后一声惊唿,就被一个重重的
身体压住,琼鼻还能闻到扑面而来的男人气息,让她瞬间迷失了自我。
阴空海的身材还是以前一样有点胖,肚子也挺,所以赵凤儿被他压住也不觉
得疼,反而觉得刚发洩的身体内又冒出了一阵邪火。嘴里刚发出一阵呻吟,便被
一只大嘴堵上了樱唇,紧接着一只肥大的舌头伸了出来缠住了自己乖巧娇嫩的小
香舌。
「唔……嗯……」嘴唇被堵,皇后只能发出一些鼻音,但这也是勾人欲火的
魔音。阴空海边贪婪的吮吸着美人儿嘴里的花蜜,边把自己有些腥臭的口水渡给
身下的美人,竟然惊奇的发现这美人竟把自己的口水也吞了下肚!心底也涌起一
阵感动。
原来这赵凤儿从小便接受教育,与这个时代的广大女性不同,她不在乎心仪
的人外表怎样,更看重的是对方的内在,哪怕对方是一个乞丐,只要自己喜欢,
也会去一心服侍。更何况,她还觉得这是自己的梦中,对方是自己的梦中情人,
是最心仪的丈夫,自己要极盡温柔的服侍他,才能不负他对自己的恩泽。
此时的赵凤儿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皇后,一个母仪天下的女子,只把自己
当做了这个男人的小妻子,他的什么要求自己都会去满足。
阴空海虽然感动,但动作可不停。他嘴上还与美人舌吻,身下早已挺起八九
存的硕大阳具,瞄准那潺潺的水帘洞,就要强行突入,那里现在还留着水呢!
阴空海放松了美人的樱唇,美人就开始大口的唿气,嘴中吐出淡淡的兰花香
气,闻得阴空海心旷神怡,就要挺枪便刺。他抬起了身子,分开了身下皇后的修
长的玉腿,凝视着赵凤儿那绝美的容颜,似乎在养精蓄锐。
而那赵凤儿,好像是能感觉到男人在盯着自己,不过反正看不清,也不顾羞
涩,伸出玉藕般的雪白晶莹的双臂,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双眼紧盯着面前,似乎
要将这个梦中心仪的丈夫深深记在心中。
「美人,愿意把你的身子给我吗?」阴空海压抑不住身下的欲火,低吼似得
发出理智毁灭前的最后一句话。
赵凤儿似乎感觉到了男人的迫切,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可是这么羞人的话
……赵凤儿低下头,心想都到这个时候了,要堕落就堕落了吧,反正这是在梦中。
这一重心结一开,简直如释重负,母仪天下的威严,对皇帝的不满,对监狱似的
宫廷生活的厌烦都抛掷脑后。头也沒抬起,「愿……愿意」赵凤儿轻轻的呢喃着。
「听不见,美人儿。」男人似乎再也控制不住,用近乎吼的声音继续逼迫着。
火辣辣的大肉棒抵在沒人的桃源洞口开始摩擦。
赵凤儿想起小时候母亲教的《女驯》,夫君大如天啊,似乎明白了许多为人
妻的常识。于是坚决的把头抬起,紧紧的盯住前方,目光灼灼,用发誓般的坚定
的语气张开了樱口。
「夫君,凤儿愿意,凤儿的一切都是夫君你的!」
阴空海看见美人充满爱意的双眸,感觉到了她的坚决,再也坚持不住,巨大
的肉棒开始坚定的刺入。两三寸的巨大肉棒就这么慢慢挺进美人儿那紧窄的处女
洞中。
赵凤儿像忍受着巨大痛苦似的,用自己的温柔承受着男人的进入。一寸,一
寸,又一寸。中途的薄膜就像是小孩的玩具,被大人一下撕裂,赵凤儿觉得身体
就像被撕成了两半,吸着冷气「嘶」「嘶」的想要缓解莫大的痛苦。
男人不忍心胯下的女人这般受苦,毕竟这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疼吗,凤
儿。」
「不……不疼……嘶……夫……夫君请继续,奴……奴家受的住……嘶!」
「傻瓜」
男人用嘴堵上了美人的双唇,爱抚着身下的美人,下身的挺动也开始停止,
他要等到赵凤儿适应之后再动作。
赵凤儿瞬间感受到了男人的温柔,更是芳心痴了一片,疼痛也不再清晰,
「夫君,別……別忍坏了,动……动吧」
男人如同得到了奖赏,肉棒不再苦苦忍耐,继续征伐,直到肉棒还剩三分之
一在洞外时,龟头前段好像顶到了一团粉嫩的肉,男人知道这一定就是女人的花
芯了,开始缓缓的抽插,虽然不能盡根深入,但是龟头和阴茎部位受到美人花房
和阴道的挤压抚弄,也是痒麻异常,龟头前就像是有一张小嘴舔弄着龟头。
赵凤儿也是酥麻无比,下身的空虚在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男人先是缓
慢继而激烈的抽插仿佛把自己的魂儿都抽了去,只剩浑身上下骨头的麻痒。身体
里面那根健壮无比的大阳具,简直是要把自己穿成人棍,自己只能用花心的温柔
来抚摸它,安抚它,求着它来满足自己。
似乎是还沒有放开,又或是赵凤儿性格的原因,她总是压抑着自己的呻吟,
她是不想让男人觉得自己放浪。
这一对寂寞难耐的男女在这黑夜里忘情的交合着,床单上星星点点的血迹仍
然存在,但很快就被两人的淫液搅拌在一起。
不知道抽插到了什么时候,赵凤儿毕竟初为人妇,十分敏感,转眼便经歷了
三次高潮,而身下这个男人似乎也要到了高潮的边缘,只差一个契机便要喷薄而
出。
赵凤儿感觉到男人的胯部与自己耻部的距离,才知道原来男人还有一部分肉
棒沒有进入,「他一定沒有盡兴吧」赵凤儿这么想着。不行,自己要做点什么。
男人又一次把美人儿抱起,而这次不同,美人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就在男
人要再次抽出一部分时,女人身体也微微向后离去,感到男人要插入时,女人也
借助后背床的力量勐地向前迎合着。这一下,男人卖力插入,女人卖力迎合,肉
棒竟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冲破了花心那层软肉,顶进了美人儿的子宫深处
的肉壁上。
「唔」赵凤儿苦着脸,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男人这次也盡根插入,感
觉与美人儿融为了一体。美人儿娇嫩的子宫突然沖进来一个巨大的访客,直让这
主人酸麻异常。子宫的暗潮涌动也亲吻着男人的龟头。
美人儿再也忍受不住,子宫中喷出又一道春潮,全部沖刷在了男人的龟头上,
就像电流一般打入男人的身体中。男人的大鸡巴也开始剧烈的涨缩,两颗卵蛋似
乎在酝酿着有生以来最大的攻击。终于,再一次,男人硕大的龟头狠狠顶在了女
人的子宫肉壁上,汹涌的精液再也抑制不住,从那男人的体内经过输精管和鸡巴
的收缩,泵入女人的子宫中,直截了当的打入女人的子宫肉壁,沖刷着这片温润
的所在。男人看着女人平滑的肚子因肉棒的插入而显现出的椭圆形突起,想到这
里很快便会被高高隆起所替代,不由得一阵心痒一阵骄傲。
射精还沒有停止,肉棒里的存货貌似有许多,渐渐地赵凤儿的子宫里的水准
缐因精液的注入而缓缓上升,很快子宫涨满了射精都还沒有停止。而唯一的出口
又被大东西佔据,娇嫩的子宫只有展现出她那惊人的弹力,代价就是美人儿皇后
赵凤儿的肚子越来越顶起,就像是怀孕一般。
男人的射精终于结束,但是肉棒却不愿拔出。男人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多在这
美妙的地方畅快的游玩,尽早的找到归宿结合自己的另一半。就这样,男人,
「怀孕」的女人一家三口就在这其乐融融的氛围里相拥着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