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人在深圳第一部01-25(待續)
人在深圳第一部01-25(待續)

第一章月是中秋圓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唯

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陽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又是一年中秋時節。



窗外月光如瀉,給大地披上了一層迷人的薄紗,顯得寧靜而又安詳。天上明

月如盤,一如我小時候看到的模樣。每年的中秋都是一樣,不同的衹是個人的心

情罷了。



去年的中秋,我也站在這同樣的位置,望天上明月,想家鄉親人。此時的心

情,也是一樣。人在他鄉,總感覺自己像無根的浮萍,漂漂蕩蕩,卻找不到心靈

的歸處。



在深圳這座城市尤其是如此。



中秋不是法定節假日,再說沒有幾天的假期,我也回不了老家。下午看著同

事們面帶喜色匆匆離去,更讓我感到身在他鄉的無奈。



中秋團圓,月圓人更圓,這是對世間人們美好生活的祝福。但我現在不是,

至少我無法團圓。



人在靜下心時才會好好整理思緒。



不知道小七現在是不是一家子在花埔裡圍著石桌賞月,而其樂溶溶呢?



一想到小七,我心裡情不自禁地又是一陣絞痛。



小七是我大學時的戀人,同班同學。在我研究生畢業時卻告訴我,她要嫁人

了,老公是代勇。



代勇也是我的同學,是我在大學裡的兄弟。本科畢業後去了中國建設銀行。



上帝用狼牙棒狠狠敲了一下我的腦袋,我真傻了!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明白





兩年過去了,現在我一樣還是想不明白!



我拒絕了他們在北京為我聯繫好的單位。那是多少人都夢寐以求的,但我拒

絕了。我覺得那是他們內心過不去,想給我做點補償。而能找到這樣的國家部委

的工作單位,離不開他們的父輩--現在正位高權重的人。



我背起行囊孤零零踏上了南下的路途,離開曾以為榮的北京。



兩年了。小七跟代勇不時會給我來個電話,問候我的情況。對於過去的事情

,誰都小心翼翼,深怕一不留神又揭了傷疤。



其實我已經原諒了他們。我不明白的是,他們是怎麼好上的,而又處得我毫

無知覺?我一直認為原因出在我身上,男人就是這樣,感情好了,就懶得再繼續

用心經營--當年小七或許就因為這樣離開了我。但這衹是我自己分析給自己知

道罷了。



曾經愛得深,傷得痛。這心結雖解開了,但纍纍傷痕並不容易撫平。



有時想想,我還是挺佩服代勇。明知道老婆不是處女,又曾是自己兄弟的戀

人,他敢娶她且能坦然自若,這種心境,我自問我做不到。



代勇是個帥哥,長的有點像費翔。一個男人如果長得帥,再加上一點點壞,

而且家裡富裕,這對所有的女人都會有無窮大的殺傷力。這點上,我永遠跟不上

他。



小七並不漂亮,走在大學裡隨處可見的那種女孩。但小七還是有點特別,跟

她相處久了,就會發現她真是一個女人,一舉手一投足,一顰一笑,總透出一股

淡淡的、水一樣的女人特有的嫵媚,骨子裡帶著高傲卻又讓人感到親切,我會愛

上她,正因為如此。



辦公室裡靜悄悄。我把燈都給關了,不是為了公司節約用電,而是寧靜最適

合我現在的心情。



「爸爸,有電話了;爸爸,有電話了……」手機響了,誰還會在這時惦記著

我?我心裡起了一陣暖意。



「你好!我是蕭樂。」我接聽電話。



「樂哥,你在哪裡?我到過宿舍找你了。」電話裡傳來黃靜焦急的聲音。



「小靜啊,沒事。怕我丟了是不是?怎麼啦,不在家裡團圓嗎?」其實我心

裡也在期待著她的來電。下午她拉我去她家吃晚飯,似乎想用這種形式確定我們

的關係,但我謝絕了。那也不是黃靜的家,她家遠在四川呢。姐姐嫁在深圳,黃

靜畢業後也到了深圳,單位有宿舍,但她逢年過節就住到姐姐家,算是團聚。



「下午都被你氣死了,你還說。今晚帶你去見個大美女,去不去呀?很漂亮

的哦!」一聽這話,我就笑了。看她下午氣鼓鼓的樣子,沒想到一餐飯下去,氣

就消了。難怪長著那麼好看,要是人人都像她這性格,許多美容院都得關門大吉





「非洲的你都能誇獎成帥哥,說,到底是哪裡來的恐龍?別嚇死我!」我逗

她。



「呸,胡說八道。我們到明月茶樓等你,記得啦?」



「行。你們先去吧,有美女相伴我最喜歡了。」跟黃靜在一起,讓人很放鬆





掛了電話,心裡溫暖如春。黃靜在財務部,認識她是在半年前,當時我做市

場分析急需一年來的財務報表,乘電梯到十八樓,電梯門一開,我快步走出,恰

好一個女孩要進電梯,差點相撞。女孩似乎嚇了一跳,身形一閃,拍拍胸口說:

「哎呀,嚇死我了!」我當時蠻有幽默感,雖急著辦事,還裝著一本正經的說:

「不要怕,我是好人!」然後認真的看著女孩的眼睛,給她一個微笑,再轉身離

去。



沒想到的是,一下午我為這事偷著樂時,眼前總出現女孩的眼睛。清澈、明

亮,其中又有一種說不明白的東西,讓我沈醉。



緣於無意,份在人為。這話說得太對了。



第二天在食堂吃午餐時,我又碰到了她。吃飯時一擡頭,一眼就見到她,在

東側相距四張桌子的地方,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正注視著我,眼神一對接,她給

了我一個微笑,然後別過臉,跟身旁的女孩有說有笑。



什麼叫做觸電的感覺?我不知道。也許這就是吧。反正我還不會笨到用插頭

來電電自己,體驗所謂觸電的感覺,那簡直是在找死。



整個下午我總心不在焉。唯一完成的工作就是把這女孩的情況瞭解清楚。晚

上我輾轉反側,有了一種追求的迫切衝動。



隔天中午在食堂,經過她身邊時,我裝做跟她很熟悉的樣子打招呼,把一張

紙條塞到她手裡。一切做得完美無缺。紙條上衹有柳永的一首詞《蝶戀花》:佇

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闌意?擬把

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接下來的日子,我倆戀愛了。



「什麼」為伊消得人憔悴!「,你看你,比牛還壯,那來的人憔悴啊?分明

是大灰狼不安好心。不過」衣帶漸寬終不悔「最適合你啦!大色狼。」每回在床

上,黃靜老拿這詞取笑我,那種嬌媚,總會挑起我更大的慾望。



第一次進入黃靜的身體深處,我就發覺她不是處女。然而我不在意,反正我

也不是一個處男了。從小七身上練出了床上的諸般武藝,用在黃靜身上,能令她

欲仙欲死而高潮叠起。而黃靜也帶給我一個新奇的感受。當她在上班時候,她很

莊重大方;當她穿上牛仔T 恤,活脫脫就是鄰家的小女孩;出席宴會時,那種高

貴令人不敢輕視。當她什麼都不穿,躺在床上做愛時則會盡情的享受肉體的歡娛

,嬌媚中帶點風騷,美麗中帶點淫蕩。南下以來壓抑的情慾,都讓她給引發了。



有時挺想問問到底是誰奪走了她的第一次,但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爸爸,有電話了,爸爸,有電話了」電話鈴響,把我從黃靜的記憶裡拉回

來。8244318 ,李力德,原來同在市場部,現在是發展部的副經理。一個令我討

厭的人。



「你好!李經理。」再怎麼討厭,我還是用一種很愉快的聲音說話。



「小蕭啊,怎麼,一個人嗎?女朋友沒陪在身邊?」一聽這話,我心中暗罵

:操,不就比我早工作三年嗎?媽的,剛一陞官,大我半歲就叫我小蕭!



「哈哈哈,李經理,別開我玩笑啦。要不,你幫我介紹介紹?」南下後,我

發現我真是塊社會的料,打起哈哈來居然臉不紅心不跳。黃靜的事沒幾個人知道

,公司這麼大,很多人打照面都不認識呢。要他介紹,介紹他老婆那還不錯--

想到他老婆,我有一種意淫的快感!



「叫我名字吧,咱們倆,那樣稱呼多見外。女朋友的事,過幾天我幫你物色

物色。今晚還有事嗎?楊主任過來,三缺一呢。怎麼樣?」楊主任是綜合部的。



四十來歲,人很隨和,工作能力不錯。



「李經理,今晚太不巧了,我剛答應了一位朋友要出去。真對不起呀!還請

你跟楊主說說。」答應了別人就要做到,這是我一貫的作風。同事了一年多,李

力德也瞭解。



「哦,那真不巧。好了,玩得開心點!」說完電話就掛了。



李力德算是年輕有為。原來也在市場部,由於業績突出,很被領導看重。我

來之後,那真是化悲痛為力量,全心思撲在工作上,借此麻醉自己。但無形之中

卻對李力德的地位造成了威脅。在以後的工作中,他就時不時給我小鞋穿。



這一切,大家心中有數,衹不過為了各自的面子,沒有挑破罷了。上個月他

調到發展部任副經理後,又跟我套近乎。陳水扁也是這把戲,比他李力德更在行





辦公室裡一片寧靜。我還在等待,等待一個電話。



手機始終再沒響過。我想,我不能讓黃靜她們久等了。



我握住門把,正準備開門。這時,走道裡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











第二章同睡有鴦鴛



還會有誰來?不會也想學我來此獨賞明月吧?我心念一動,決定看看是誰,

順便跟他開開玩笑,嚇嚇他。辦公室裡幾排桌子一字排開,除經理一個人有一辦

公房間外,其餘一人一小格,藏個人容易得很。



門口的腳步聲似乎是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女的,高跟鞋走路聲音比較清楚。



我大感奇怪。



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門「吱呀」一聲打開了。有倆人走了進來。



王經理?那矮胖的身材我天天見到,微弱光線下,我一眼就認出是他。另一

個女的,看起來有點熟悉,模糊中卻辨認不出是誰,能肯定她不會是王經理的老

婆。王經理回轉身把門鎖上,張開雙手把那女的緊緊抱住,倆人就親在一塊,發

出陣陣激動人心的喘息聲。



偷情?我真後悔留在這裡了!!孔老夫子道:非禮勿視。看到這種事,本非

我所願,何況還是我的上司,弄不好,以後怎麼死掉我都不知道。



急促的喘息聲及蕩人心腸的呻吟聲,撩動我的情慾,跨下立即就堅硬如鐵。



第一次看別人做男女的事,竟然如此刺激。探頭望去,王經理正埋頭在那女

的胸部,親得忘乎所以。女人的上身已被解除武裝,依稀可見的是一團雪白。我

心裡衝動得要命,陰莖在褲檔裡漲得難受,我用手掏了一下。



「王經理,我有點冷。」那女人撒嬌說道。這聲音,真的很熟悉,一時間,

我就是想不起是誰。



看王經理還親個沒完。我暗罵:媽的,還不快抱她到你房間去。這時我衹想

溜之大吉,再看下去我會受不了,萬一被發現可就完了。王經理的辦公室裡有一

間帶衛生間的臥室,佈置得挺漂亮,現在我才知道它的作用。



王經理抱起那女人,走向他的經理室。操,看不出來他那矮胖的個子,力氣

倒不小。



看著他們走進了經理室,我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躡手躡腳走向辦公室的

門。



「爸爸,有電話了,爸爸,有電話了」,正當我扭轉門把時,電話響了。天

殺的,誰在這時打電話給我,想害我死無葬身之地啊!不假思索,我掏出手機,

按了拒絕接聽,飛一般衝出門口,趕緊逃離這是非之地。



到了車庫,我安自慶幸溜得快,比我在高中百米跑競賽得冠軍還快。一查手

機來電,是小七的電話。等了許久,早不來晚不來,真是的。我回撥給她。



「蕭樂,祝你中秋節快樂!怎麼了,剛才還在忙工作啊?」電話裡傳來小七

柔柔的聲音。



「是啊,剛才正好跟經理談工作。也祝你中秋快樂!代勇呢?幫我問候問候

他。」我可不能說我剛才正看著經理在做愛。



「他啊,還沒回來。單位一筆帳趕得緊,加班呢。」聽到這話,我心裡不禁

有種不安的感覺。王經理是不是也跟家裡說要加班呢?



跟小七互相詢問近況,我告訴她我要趕一個朋友的約會。



「是女朋友吧?漂不漂亮?做什麼工作的?」小七顯得很好奇,但言語之間

似乎有點幽怨。



我不好說什麼,道「你過來瞧瞧不就知道了,她還想見見你呢。」



「你都對她說了?」小七不安的問。



「是啊,所以她說想見你。對了,她叫黃靜。」



小七沈默一會,說:「好了,快去吧。別讓人家久等了。」



我走出公司大門,打的直奔明月茶樓。一路上霓虹閃爍,燈火輝煌,城市裡

充滿著現代化大都市的氣息。一九九七年世界金融危機都未能影響這座城市的勃

勃生機,經過這三年來的產業調整,更多外資大企業紛紛湧進,管理水平的迅速

提高,人們思想變得更開放。深圳在城市之間以及參與國際競爭就更具優勢。



街上美景不斷閃過,思緒又回到王經理身上。



仔細分析,我忐忑不安。剛才高興得太早了,還以為溜得快,他們不會知道

是我。這該死的電話,整個辦公室衹有我一直用這種電話鈴聲,雖然有些同事有

時興起也玩玩,可都沒幾天就改掉了。能開市場部辦公室的門,九成九九都是市

場部的人,小偷根本到不了。衹要明天他到辦公室問問誰用這種電話鈴聲,我不

就露臉了。再有,電梯裡都有攝像頭,他查一查錄像,或許到公司大門問問剛才

值班的經警,我肯定逃不過。



要知道是我,接下來他會怎麼整我?想到這,內心深感憂慮。我苦苦思索能

有何良策化解即將到來的劫難。人活一世,最大的悲哀,是死得不明不白。



「先生,明月樓到了。」車已停在明月茶樓前,的士司機打斷我的思緒。



下了車,深深呼吸一口清新的口氣。我不再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盡

管來吧,老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媽的,我就不信他不心虛。



見到黃靜時,我已是心安理得。把王經理拋到九天雲外了。



跟黃靜在一起的真是位美女,我一下驚呆了,楞了一下。



「大色狼,那有你這樣看人的。」黃靜扯扯我的衣服,說:「這是我同學胡

嘵宜,跟你說是個大美女,沒騙你吧?」



胡曉宜臉微微一紅。那可是張清麗無匹的臉。薄薄的櫻桃小嘴,小巧而又挺

拔的鼻子,細細的眉毛下是一雙動人心魄的眼睛,白嫩鮮潤的肌膚,渾身上下散

發出淡雅的襲人香氣。我醉了!



「我經常聽黃靜說你,一說就沒完。」胡曉宜笑了笑說。



黃靜狠狠掐了我一下,痛得我「啊」的一聲。黃靜故意氣呼呼的,說:「色

狼」



我一臉冤枉的樣子,說:「你的同學長得太美了,我仔細瞧瞧,找找她的缺

點嘛。」



「那找到什麼缺點呢?」胡曉宜臉上紅暈一閃而過,那雙勾魂動魄的眼睛望

著我。黃靜也好奇的看我,等待我的答案。



「找不到。」我揚揚眉頭,接著說:「你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吧?」



胡曉宜笑了,說:「我知道了,黃靜就是這樣被你騙到手的吧。她可是我們

學校的第一美女,許多男人都不放在她眼裡,你知道她條件多高嗎?要帥,要高

大魁梧,要溫文爾雅,要體貼入微……你太厲害了,能征服我們這位大美人。」



黃靜用手推推胡曉宜,說:「胡說什麼呀。」



我迎著胡曉宜充滿笑意的眼光,開玩笑說:「那你小心了,說不準那天我把

你也騙上手呢。」



有兩位美女相伴,心情舒暢。天南地北,我們相談甚歡。黃靜告訴我,胡曉

宜剛到深圳,應聘於一家外資公司當秘書,暫時沒有住處,今後會跟她同住在宿

捨。我貼近黃靜耳邊:「那以後要做壞事怎麼辦?」這是我們的暗語。黃靜私下

又掐了我一下,沒怎麼用力。我又說:「當秘書,那可是羔羊入狼群啊!」



從明月茶樓出來,我們去吃宵夜。兩瓶啤酒下肚,兩位美女都是臉色白裡透

紅,似乎有點醉意了。時間也過得真快,我一看表,已是半夜三點多鐘。我決定

送她倆回去。



徵詢黃靜的意見。黃靜說:「別回宿舍了,這麼晚,她們都睡著了。要不到

我家吧,本來我跟我姐說今晚不回去了,不過沒關係。再說房間多著呢,省得你

跑來跑去。好不好?」稱胡曉宜沒注意,她壓低聲音說:「今晚我要你!」



黃靜她姐姐跟姐夫在一家有名的IT企業工作。姐夫是一個部門經理。在燒

錢撒金的IT行業,他們的收入非常可觀。白雲花園的別墅區,三層半的洋樓,

帶花園,遊泳池的,一座八百五十萬元,他們毫不猶豫就能買下。要是我,想想

還可以。



黃靜的姐姐很漂亮,同一個媽生的,差不到哪去。姐夫三十出頭,人說不上

帥,可顯得精明強幹。因為IT行業有時忙起來不分白天黑夜,他們沒雇保姆,

衹是定時請家政服務公司整理家務及清潔衛生。



到了黃靜姐姐的家。別墅裡靜悄悄,看來他們都睡了。黃靜的房間在二樓,

三樓及四樓是她姐夫倆人的天地。三樓還有燈亮著,黃靜輕聲說:「他們經常會

忘記關燈,別理它。」



這屋子實在是寬敞。樓梯上來是一個小過廳,接著就是一個大廳,很豪華!



一條長長的通道,兩邊就是幾間房子。通道盡頭是一間現代大浴室,應有盡

有。



浴室跟相鄰的兩間房間相通。黃靜住右邊那間,讓我住左邊這間。並且告訴

我,她會讓胡曉宜先去沖洗,呆會我們再一起洗。咬著我耳根說:「我很想!」



害我差點拿她就地正法。今晚偷看後強忍的慾火一下就上來了,狠狠的親吻

她,軟溫滑膩的丁香小舌,讓我意亂情迷。手毫不客氣的伸進她的胸懷,用力的

握住飽實的雙峰。一會,大手順勢直下,滑過光滑的小肚,到達那高高鼓起的花

園,觸及了萋萋芳草。



黃靜用手捉住我那到達桃源蜜處的大手,艱難的掙脫我的親吻,臉色潮紅。



說:「等一下啦,我先過去。」擡起迷亂的眼睛,拋給我一個媚眼,過去了





想害死人吶!!搞得我這麼硬,她就走了。無奈之下,我只好用手套弄了幾

下,安撫憤怒的小弟。



憋著滿腔慾火,,洗澡又得等。百無聊賴,我突然想到三樓看看。至今我未

曾上過三樓,上面會是多麼華麗呢?說實在話,我也想偷看胡曉宜,黃靜要是不

在,我可能有膽子。不過要被發現,可就無臉見人了,再說,看了還不能瀉火的

話,小弟肯定會漲爆。於是我決定上三樓看看。